“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黑?【头条】

   日期:2020-03-24     来源:南方法治报    作者:南方法治报    浏览:636    
核心提示:一般碰到这种情况走法律程序的话费时费力又费钱,最终还不一定能告赢,像腾讯这种大公司,官司打了两年多,最终都有被驳回的几率,更别说一些小公司或者个人了,所以这也使得很多被抢注了的自媒体或品牌则会选择破财免…

今天,你“开黑”了吗?

宅家不能出门的日子里

手游异常火爆

“王者荣耀”就是其中一款

近日,“王者荣耀”

竟然遭“偷塔”成功

被贵州一酒业公司注册成商标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件回顾

早在2018年6月19日的时候,腾讯就对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注册的“王者荣耀”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且腾讯在2015年10月就申请注册了“王者荣耀”商标,指定使用在“电子出版物(可下载)”等商品上,而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份才申请了王者荣耀商标,明显是侵权行为。

国家知识产权局:王者荣耀作为酒水商标,和腾讯王者荣耀游戏两个领域并不冲突。同时,“王者荣耀”为普通印刷体汉字,不能独立表达作品的思想和情感,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受保护作品。

腾讯又称,王者荣耀游戏并非仅仅在电子游戏领域,还和麦当劳、可口可乐等食品行业有过合作,如果王者荣耀酒水商标大肆使用,那会让用户认为王者荣耀酒水和腾讯有关。

王者荣耀 x 麦当劳

王者荣耀 x 雪碧

更让腾讯不能忍的是,问渠成裕公司还申请了一系列包含“王者荣耀”文字的商标,如“王者荣耀归来”“王者荣光”“荣耀之王”“王者荣耀1+1”等商标。

国家知识产权局:酒水商标并不具备夸大或者欺骗性质,因此还是维持商标的支持。

腾讯方对这个结果自然是不满的,于是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对该商标的注册问题重新作出裁定。

商标抢注,以小博大的产业链

可能有人会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抢注商标呢?俗话说的好,“无利不起早”。

给大家举个例子,还记得去年被抢注商标的b站up主敬汉卿吗?一个拥有千万粉丝级别的新媒体人,却被一家注册成本为20元的公司发送律师函警告,不能再使用“敬汉卿”这个名字了,因为敬汉卿被对方的公司抢先注册了商标。

其实但凡有点名气和潜力的自媒体或品牌都极容易受到这样的困扰,有些“有心人”专门搜罗他们还未注册的商标进行批量注册。

比如申请下来一些自媒体的名称之后,反手就向平台举报,用手里注册下来的商标进行投诉称自己被侵权,要求对方下架账号。

一般碰到这种情况走法律程序的话费时费力又费钱,最终还不一定能告赢,像腾讯这种大公司,官司打了两年多,最终都有被驳回的几率,更别说一些小公司或者个人了,所以这也使得很多被抢注了的自媒体或品牌则会选择破财免灾。

据专业人士介绍,抢注一个商标,只需要成本费600元左右,但如果以此来敲诈勒索,那么获得的利润可就不知道是多少了。

付出少,回报高,多年来抢注商标这一灰色产业链早已形成。

而且除了这种方式,倒卖商标也是牟利的一大手段。

因原创短视频走红的papi酱就也曾陷入到商标抢注风波当中,当时售卖者刘先生将“papi酱”的近似商标放在58同城上进行拍卖,还试图与papi酱的公司谈价格。

刘先生表示:“此次他申请下来的38类(网络通讯等)与41类(文娱节目制作等)都是自媒体运营的核心项目,两个类目“打包”要价180万元,单买一个类目要价100万元。这个知名度摆在这了,肯定是贵点的,不可能跟普通商标一样价格。”

还有注册下来之后自己使用,名正言顺赚着别人品牌红利的。比如新百伦和纽巴伦,哪个是正品,时常让人们难以辨别。

大家也别急着辨别了,因为……其实真正的New Balance根本就没有中文名。

美国“New Balance”公司于1983年4月15日获得核准在第54类“鞋”上注册“N”“NB”商标,于2003年4月15日获得核准在第25类 “鞋”上注册“NEW BALANCE”商标。

新百伦公司于2006年12月成立,“NewBalance”公司于2007年11月1日起授权新百伦公司在中国境内使用上述商标。

随着该品牌市场拓展,“新百伦NEW BLANCE”产品被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熟悉,可实际这一商标却早被其他的鞋企注册了,甚至新百伦公司还被起诉最终赔偿了500万。

商标被抢注了怎么办?

其实众多商标被抢注的案例无一不在提醒我们在日常中一定要提高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在经营公司或账号时,一定要记得“市场未动,商标先行”。

商标被人抢注但还没正式获得批准,经营者此刻可以通过提出商标异议进行救急,反对该商标成功授权。

我国商标法中有过规定,任何商标注册都必须要经过商标局的受理、初审、实审、公告、异议以及核准注册几个阶段。

注册商标有三个月的公示期,这个阶段驳回十分容易,提供证明就可以,可如果注册后再维权就只能法庭见了。

如果经营者发现较晚,抢注商标已经获得了证书和商标权,那么经营者在收集证据以及充分肯定对方是抢注商标的前提下,抢注商标未满五年时间,就可以向商标局评审委员会提交商标无效宣告申请。

另外,商标注册后满三年时间未使用的话,任何公司以及个人都可以向商标局提出该商标的撤销申请,因此经营者如果发现自己被抢注的商标也有这种情况,大可以也这样做,这也是抢回自己商标的一种合理的方式。

如果在上述方式都无效的情况下,经营者还可以尝试花钱购买被抢注的商标。

但要是购买也不成,那就只能放弃原先的商标,选择重新注册商标,不过要注意的是重新注册的商标不能与原商标近似。

当然最好的方式还是要提前做好知识产权的布局,从源头上避免被抢注事件的发生,这样可比到后面被动的处理都要有利的多,比如老干妈。

“火神山”“李文亮”“终南山”商标被抢注?驳回!

截至2020年3月1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了328件不良商标申请,例如,对“李文亮”“火神山”等商标注册申请,主要适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易造成社会不良影响”予以驳回;对“冠状克星”“新冠消毒”等在5类药品、44类医疗服务上的商标注册申请,增加适用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功能、服务内容的误认”予以驳回。

律师解读

“蹭热点”不应侵占公共资源

这样的商标为何不能抢注?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闫东伟称,依据是《商标法》第十条:“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这是一条“兜底性”的条款,在目前全球防控疫情阶段,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制定了新商标审查标准,商标的注册使用具有独占性,针对类似于“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疫情相关的字眼,若通过审查,一方面将在社会上产生不良的导向及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对公共资源的侵占。因此是不能抢注的。

闫东伟表示,从此次抢注商标的事件来分析,市民或企业负责人在“蹭热点”的时候,一来应该避免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二来应该尽量避免占用公共资源。

那么商标代理机构在代理这类注册时有何风险?闫东伟称,已经出现很多商标代理机构在代理“火神山”“雷神山”等商标申请业务而被处以罚款,被行业机构亮牌警示,可以说是得不偿失。商标代理机构在此时代理此类商标,可以说是具有明显、明知的恶意,已经有“前车之鉴”,因此建议商标代理机构在代理所有与疫情相关的商标时,均应持审慎态度。

来源 天眼查 紫牛新闻 苏州普法

编辑 贺依茜

审核 张紫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早鸟快报】为资讯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展示服务,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打赏
 
更多>同类早鸟快报

推荐图文
推荐早鸟快报
点击排行

粤ICP备16078936号-8

(c)2018-2019 B2B HEADLINES ALL RIGHTS RESERVED